财经资讯

人心之恶|扬州重案密档:性侵背后的血案_社会频道_东

觊觎秀色

求欢不成欲用强

东窗事发

暴露一段血腥过往

割腕

阿英是邗江西湖镇一家工厂的青年女工,模样俊俏,不少男工友都偷偷喜欢她。

一天,夜班后,工友韩文东提出要送她回家。阿英知道,韩文东对她有好感,属于没事儿老在身边转悠的几个小年轻之一。他是连云港人,长相有点粗,来厂里时间不长,也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。今天冷不丁冒出一句送她回家,阿英有点惊诧,本能地拒绝了。可韩文东不罢休,非跟着不可。

出了厂门,阿英见韩文东缠着不放,板着脸呵斥了几句。韩文东一楞,噌地一下,不知从哪儿掏出把水果刀,朝自己手腕一划,当场血流如注。

阿英吓坏了。惊吓之余,她颇为懊恼,仿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。半是同情半是自责,阿英就让韩文东随自己回住处,帮他包扎。

阿英独自居住,地方不大,里外两间。进屋包好伤口,韩文东没有离去。他觉得自己已经成功打动了阿英,甚至跟着她进到里间,一屁股坐下搭起话来,还说要聊个通宵。

求欢

韩文东兀自喋喋不休,阿英闷不吭声坐在床边。他边说边比划,趁兴起伸手一把抱住阿英。阿英扭身挣脱,坐到另一头,依旧不理不睬。

韩文东觉得,阿英这是害羞。他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走动,假装活动筋骨,心里在盘算怎样让她就范。

阿英不是不想赶走韩文东,但顾忌他手里有刀,怕他干傻事,逼急了再对她动手就麻烦大了。所以一忍再忍,由着对方得寸进尺。她低着头,抱紧膝盖,把自己缩成一团。

韩文东试探着坐到阿英旁边,过了一会儿,又靠近了点。她没动静。韩文东按捺不住,猛地侧身将她扑倒在床上。

这时阿英醒悟过来,拼命与之厮打反抗,高声呼救。

阿英激烈的态度,让韩文东有点始料未及,同时也担心会招来街坊四邻,他只好放手,逃离现场。

2003年3月23日夜里发生的这件事,令韩文东无比悔恨。他悔的多半不是侮辱阿英,而是一时冲动,将那桩隐藏的血案暴露出来了。

假名

韩文东离开后,阿英一夜未眠。第二天一早,她下定决心,到派出所报了案。

韩文东在工厂被捕。审讯中,对企图性侵阿英一事,他全盘认罪。

然而,审查中,民警发现韩文东身上还有诸多疑点。

他的真实姓名叫韩云鹏,韩文东是假名。羁押监所期间,他情绪反常,心理包袱很重,甚至多次提出想要坐牢,而且越长越好。另外,他划伤自己的那把水果刀,长期随身携带。